风水专题

​以生态符号学视角研究堪舆文化,生态符号学是目前研究堪舆文化的更加适宜的角度

20 世纪中叶以来,全球范围内的工业现代化浪潮引发了大规模的自然生态和人类精神生态危机,生态环境问题逐渐成为全球化时代人类需要面对的严峻问题。这样的时代背景促使原本属于生物学领域的生态思想与其他学科广泛结合,形成了思想文化领域中的新批评浪潮。当下许多生态主义学者专注探索造成现代生态问题的思想根源,并向历史文化遗产寻求生态主义资源。堪舆文化作为中国古老而独特的文化形式,其理论中包含着中国古人对于自然与人之间关系的独特理解,有着丰富的生态主义价值,研究堪舆文化能够为改善生态环境提供一种新的思路。

以生态符号学视角研究堪舆文化

尽管学界针对堪舆的研究成果众多,研究涉及的领域也很广,在文化与人类学和建筑学领域的研究尤为突出;但是这两类研究共同的缺陷在于将堪舆文化视为一个已知事物,文化与人类学研究关注堪舆在社会生活中的具体表现建筑学研究则关注堪舆的实践价值。这些研究面向实践应用,基于堪舆文化中独有的一套话语模式,对于这套话语模式本身包含怎样的意义并不关注。忽视堪舆话语的意义问题,而过分注重实践的研究方式,导致学界对堪舆的研究视野受到局限,普遍围绕着堪舆是否是科学的问题争论不休,这种争论从晚清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风水特辑”的主编单之蔷曾在特辑前言中指出,堪舆文化究竟是不是科学的争论应当搁置,要换一种视角来理解堪舆文化。 堪舆文化需要更关注它自身意义的、更加全面客观的研究角度。

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符号学是研究意义的学说,人类对于意义的追求几乎是本能的,人类的日常生活无时无刻不在追求、表达并理解意义。一个社会所有意义的总集合就是文化,堪舆作为中国文化一种独特的表现形式,自然具有丰富的意义,构成了一套文化符号体系。

以生态符号学视角研究堪舆文化,生态符号学是目前研究堪舆文化的更加适宜的角度

“生态学(ecology)”这个术语是由德国博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ErnstHaeckel) 在 1866 年首次提出的。随着现代世界范围内生态危机的日益加剧.生态学的影响逐渐从自然科学领域扩展到了人文领域,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生态学思潮。1996 年,德国符号学家温弗里德·诺特 (Winfried NOth) 正式提出了“生态符号学”(ecosemiotic)这一术语。诺特认为皮尔斯(Charles SandersPeirce)的符号学理论具有深远的生态意识,主要体现在皮尔斯对有机生命体和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的理解上。皮尔斯认为“只有当有机体及其环境之间存在着三维关系才具有符号性”,“任何原始的生物有机体,当它为了自身存在而选择或规避充满能量的对象或物质性对象之时,已经与其环境产生了符号性的相互作用。有机体与其环境之间这种三元性的相互作用,构成了非符号世界到符号世界的门槛”。皮尔斯的理解强调了自然界除人类的其他生命体也具有主体性,人类与其他生命体之间的地位因此变得更加平等。

在生态符号学术语提出之前,符号学界已经受生态主义思潮影响展开了相关研究。1983 年,莫斯科-塔尔图学派便尝试将生态学概念应用于符号学研究,这一学派在皮尔斯对生命体和自然关系的理解基础上,将符号的主体范畴扩大为自然界的所有生命体,同时将文学和文化作为符号学的主要研究方面。 他们认为生态符号学应侧重于“探讨人类和他所在的生态系统之间的符号关系”,讨论文化与自然之间经过符号调节的关系,这也是当下生态符号学研究的主要方向。生态符号学可以分析堪舆这套符号的意义问题,探索其中反映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无疑也可以为堪舆研究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首先本书借助生态符号学中“环境界”(Umwelt) 和“多重自然(multiple natures)概念,对堪舆符号的性质进行分析。堪舆符号属于自然符号,它在符号表意的三个环节中缺失了发送者环节,因此堪舆符号的意义需要符号接受者进行反向构建。堪舆符号往往因此在接受者的解释过程中经历了丰富的衍义过程。同时堪舆符号在历史发展中,也经历了理据性和规约性的变化。

以生态符号学视角研究堪舆文化,生态符号学是目前研究堪舆文化的更加适宜的角度

堪舆符号中包含诸如“龙”“穴”“砂”等单个的符号,堪舆实践选择出的具体环境,是符号经过双轴操作之后形成的文本。堪舆符号文本具有双层结构,第一层结构是由堪舆符号组成的,而堪舆符号的具体对象是各类自然环境要素,也就是说堪舆符号文本同时也是自然环境要素组合出来的文本,这是第二层结构。堪舆符号文本是“将自然 (中的一部分)作为合一的意义单元来理解” 的,它的对象是经过文化过滤、映现和构建的自然环境。本书将借助生态符号学领域的“自然文本(nature-text)”概念,对堪舆符号文本的双轴关系问题进行分析,探讨中国人利用堪舆理论进行环境选择双轴操作的过程和人类实践活动对于自然的意义的影响。

在符号表意的过程中,文本意义植入与解释的控制规则是符码,符码的集合便是元语言,元语言是人利用符号进行表意与解释符号文本的钥匙,它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社会文化的语境元语言、解释者的能力元语言和文本自身的自携元语言。语境元语言中潜藏着同一文化环境下人们的共同意识,同样是面对自然环境,中国人何以产生堪舆这种与西方科学截然不同的理解自然的方式;在面对堪舆符号形成的文本时,人们又何以得到互通的解释。将堪舆文化纳人生态符号学的视野进行分析,可以尝试为这些问题找到合理的解释,由此探索堪舆符号中包含的对于自然环境的理解方式,也促使现代人再次审视堪舆这项传统文化资源,发掘其中蕴藏的丰富的生态价值。

由此可见,生态符号学是目前研究堪舆文化的更加适宜的角度

热门预测(预测加微信:guoyitangapp)
周易 风水 阳宅 传统文化

推荐阅读